中铝变卖近百亿资产断臂扭亏 转型路径待考

对于铝业巨头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铝”)来说,如何应对紧张的资金流,如何走出此前“债台高筑”的亏损泥潭,是其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。

5月21日,中国铝业(601600。中国铝业旗下上市公司SH)发布2013年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公告,融资金额30亿元。公告中指出,本期募集资金中的22亿元将用于补充公司总部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、购买原铺装材料、支付电费及购买电力材料、银行贷款周转之间的过渡。其余8亿将用于偿还公司总部在中国建设银行的贷款。

不过,这笔超短期融资对于中铝今年到期的220亿债券来说,仍是杯水车薪。

目前,铝市场不景气的局面仍在持续。重压之下,包括中铝在内的许多大型涉铝企业不得不以“壮士断腕”的方式寻求自救。

上周四,美国铝业宣布将关闭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两条生产线,并将主要铝生产设备的更新推迟至2019年。与此同时,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商俄罗斯铝业公司(Rusal Aluminum Corporation)也在一周前发布了财报,称减产策略将至少持续到明年,预计总减产幅度将达到7%。

“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时候,中铝的情况并不单一。国内铝行业产能严重过剩,多产多亏的局面短期内不会改善。中铝必须寻求转型。”一位有色金属国企人士告诉本报记者。

频繁处置资产

短短十几天,中铝对现金的渴求可见一斑。

5月9日,中国铝业召开董事会,宣布拟打包转让旗下铝加工企业股权。交易涉及中铝河南铝业有限公司、中铝西南铝带有限公司、中铝西南铝冷轧板带有限公司、华西铝业有限公司、中铝瑞敏铝带有限公司、中铝青岛轻金属有限公司、西北铝加工分公司、中铝萨帕特铝(重庆)有限公司、贵州中铝铝业有限公司等9家子公司,本次一揽子出售的总资产总评估值超过80亿元。

截至目前,这一整体资产的最终交易尚未完成,但据中铝内部人士透露,其最终交易价格“不会低于相应的净资产评估值”。根据中国铝业的公告,中国铝业出售的股权及相关资产将很可能由母公司中国铝业接手,但仍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,以及相关监管部门的核准和备案。

事实上,打包出售总负债超过115亿的9家子公司,只是中铝试图甩掉“包袱”的开始。

仅仅一周后,中国铝业再次发布公告称,拟转让中铝河南铝业有限公司和中铝青岛轻金属有限公司合计17.56亿元的债权,其母公司中国铝业仍有意接手。

对于中铝有意通过关联交易将亏损资产转让给母公司,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袁执斌指出,中铝出售分支机构和股份时,会将其连同应承担的负债一并出售,这部分负债也将从中铝合并报表中剔除,有助于降低其资产负债率。

在加紧出售其债务资产的同时,中铝还将重组其半成品制造工厂,以确保空的利润。

本报记者了解到,中铝将放弃旗下包括轧机级挤压型材生产厂在内的9家下游制造厂,由于融资成本过高,中铝还将重组遵义氧化铝厂。

对于近期的一系列资产处置,中铝公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,中铝公司正在按照母公司中铝公司的统一部署进行战略调整,将“扩大在优质资源、氧化铝以及煤电铝一体化发展方面的竞争优势”。

不过,对于中铝频频出手资产,上述有色金属国企人士对记者表示,在行业持续萎缩的背景下,“短期内中铝能否扭亏为盈仍不乐观。”

要测试的转换路径

2012年,80多亿元的亏损再次将中铝推到了转型的十字路口,但其剥离铝加工资产、拓展氧化铝煤电铝一体化转型路径的尝试仍具有挑战性。

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,虽然中铝目前处境“煎熬”,但能否加快上游矿山资源的获取,有效控制电力成本,是其未来转型的两大关键。

“作为中国大型氧化铝生产企业,中铝在国际铝土矿定价上没有话语权,这对严重依赖进口铝土矿降低成本的中铝来说是有风险的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本报记者了解到,2011年11月,印尼政府突然宣布对铝土矿等14种矿产征收40%的关税,并在2014年前全面禁止出口。2011年12月,印尼铝土矿价格随即上涨53.6%,约267元/吨。此前,中国铝土矿进口依存度达到60%,其中80%来自印尼。

尽管自2011年以来,中铝加快布局海外矿山资源,先后与老挝服务公司成立合资公司,与印尼就西加里曼丹铝土矿项目达成合作协议,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仍指出,“在海外资源基地建设方面,中铝短期内仍无法抑制铝土矿价格上涨,有效控制氧化铝成本。”

对于中铝的另一个关键业务板块& mdash& mdash煤电铝一体化,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君直接指出,“中铝煤电铝一体化的快速发展不会带来利润,反而可能带来更大的亏损。”

据本报记者了解,在煤电铝一体化中,电网系统的运行和成本控制直接影响到该项目的安全和经济效益。目前中铝兰州分公司、焦作万方、山西华泽铝电公司等子公司的自有电厂总装机容量仍只是杯水车薪。

此外,另一个关键阻力来自国内电力系统的制约。“铝厂自己建不了电厂,最终还是要靠国家电网供电,所以电费还是很难降低”。

不过,对于外界的质疑,中铝内部人士表示,目前,中铝的资源基地和煤电铝能源基地仍处于建立阶段。“尽管市场形势非常严峻,但中铝扭亏的信心和决心仍然非常坚定。”

标签:,